混在西游当妖王
日韩美女
奇幻·玄幻
  • 德赢app官网下载_vwin德赢官方

  • 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时间:2015-06-03   点击:112976
  • 当老雷一觉醒来的时候,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居然变成了一头鳄鱼!

    等等,虽然自己号称王者鳄鱼打爆一切上单,但是也不能真的变成一条鳄鱼不是?这他娘的算是哪一出?

    老雷左看看,右看看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昏暗的洞穴之中,趴着的身体下面是浅浅的水潭,背部露在水面之上。

    一身深青色近乎黝黑的鳞甲,硕大如刀的爪子,还有一张血盆大口,这不是一头狰狞的鳄鱼吗?老雷打死也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,闭上眼睛又睁开,眼前还是这样,那就再闭上眼睛又睁开,结果还是这样!

    来来回回七八次,老雷发现自己真的变成了鳄鱼!

    鳄鱼啊!自己居然成了一条大鳄鱼!自己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啊!我的个天啊!老天爷你玩我是吧?你让我怎么生活啊?难道天天吃生肉吗?还要和母鳄鱼繁育后代吗?这也太坑爹了吧!

    好吧,鳄鱼就鳄鱼吧。

    老雷发现自己真的变成了鳄鱼,也只能接受现实了。

    “先尝试着移动一下吧。”老雷接受了现实,“得适应一下这个鳄鱼的身体才行。”

    先是左前腿,然后是右前腿。接着两条后腿与前腿协调起来,身子缓缓地离开了水潭。

    还是很容易的,老雷发现,自己这个鳄鱼的身体适应起来问题应该不大。此时老雷离开了浅浅的水潭,朝着周围一看。

    靠!老雷吓了一跳,周围怎么全是鳄鱼啊!这么恐怖啊!

    等等,自己现在不就是一头鳄鱼吗?老雷这才定了定神,大家都是同类啊,应该不会吃对方的。

    “咦?黑大,你怎么起来了,不睡觉了?”一个声音忽然传来,吓了老雷一跳。他扭头一看,居然是另一头体型稍小的鳄鱼在对自己说话!

    没错!居然是说话!

    老雷惊讶地发现,这鳄鱼居然会说话,虽然说的是一种奇特的兽语,但是绝不是简单的吼叫声而已。

    “啊?我......”老雷忽然发现,自己居然也能说这种兽语。而且一些记忆开始在自己的脑海中浮现出来,自己变成的这头鳄鱼似乎叫做黑大,因为身体是黑的,而且体型很大,算是这群鳄鱼的头目。

    “我睡不着,想出去透透气,哈哈!”老雷随便朝着那头鳄鱼打了个哈哈,便直接朝着洞穴外面爬了出去。

    老雷来到洞穴口,这居然是一条河流旁边的一个天然大洞,洞穴上方是一株大树。

    “我的个天!这么大的树!这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老雷看着洞穴正上方的那株大树,一张血盆大嘴张得老大了。

    按照自己还是人类时候的说法,这株树足足要有三十个人环抱那么粗吧!而且盘根错节,如同无数虬龙紧绕,在巨大的根基下方,构成了一个鳄鱼群栖息的洞穴。这样巨大的树木,老雷还从来没有见过。

    而老雷环顾四周,赫然发现周围的树木都是巨大无比,几乎全是那种万年古木的感觉。似乎自己是在一片古老的原始森林之中,周围都是耸立的高山,在云气之中若隐若现,缥缈无比。

    “冷静一下!”老雷赶紧平复自己的心情,开始搜索这头叫做黑大的鳄鱼的记忆。

    自己是这个鳄鱼群的首领,整个鳄鱼群一共有七头鳄鱼,其中三头是母鳄鱼。这个鳄鱼群已经在此处存在了一百多年了。

    而自己,也就是黑大,已经有两百多岁的寿命了。

    靠!一头鳄鱼居然活了两百岁,这是坑爹吗?老雷发现自己的思想已经快要崩溃了,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,居然还有两百岁的鳄鱼?

    接下来的一条信息让老雷彻底傻了眼!

    他所在的地方,叫做花果山!

    花果山!

    他娘的这是西游记吗?老雷猛然一惊,赶紧继续查找记忆。忽然,一个模糊记忆引起了老雷的注意!

  • 上一篇:一品刁民下一篇:剑气通玄
  • 相关阅读
    

    乖腿开一点让我塞按摩-我放进去不动湿着它-乖 不疼的 再分开点-握住它自己把它放里面-嗯握着自己把它放进去-宝贝让我进去保证不动-乖我就蹭蹭保证不进去-乖我就蹭蹭不进去-很疼吗乖忍一下就好-不哭全部进去就不疼了-乖全部吞进去就不疼了-老公放进去不动好难受-宝宝 我就放进去 不动-乖把腰挺起来让我进去-乖握住它自己放进去-按着她的腰强行做下去-乖别紧张很快就不痛了-我就进去一点保证不动-乖我只把它放进去一点,乖全部吞进去就不疼了,握住它自己把它放里面,嗯乖第一次会痛忍着点,啊恩公车用点力恩啊,乖,我不进去,给我蹭蹭,老公放进去不动好难受,老师把我头伸到裙子里,惩罚你不准把它拿出来,50个男人搞一个女人,抵在墙上抬腿环腰做h,宝贝乖让它进去惩罚你-乖握住它自己放进去,乖我就蹭蹭保证不进去,不哭全部进去就不疼了,宝贝加好上课别流出来,乖腿开一点让我塞按摩 ,两个男人互换媳妇一晚,我的家教老师水真多,姐故意装睡让我享受,都这么硬了乖快给我,我就放进去保证不动,乖让我再顶一下,乖别怕我会轻轻的